重云载光

瓶邪一生推
啃食各种脆皮鸭
沉迷阴阳师

瓶邪恩爱日常(二十五)

       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屋,吴邪妈赶紧接过张起灵手里的东西笑吟吟道:“小灵啊,快进屋坐,来吃阿姨刚买的葡萄。”
      (大邪内心:妈你看不见我吗?)

        坐着休息了一阵,吴邪去厨房帮忙:“妈,晚上吃什么啊?哟你居然亲自赶面皮儿包饺子,怎么现在不嫌麻烦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小灵不是北方人嘛,好歹给他找找家的感觉。”
      (大邪内心:妈你咋不问我想吃什么。)

        晚上睡觉前,吴邪妈敲了敲房门,“那个小灵啊,咱们这南方没有暖气,不知道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得了得了”吴邪忍不住开口打断,“刚入秋要什么暖气。 ”

        躺在床上吴邪心想:我这是该吃我妈的醋呢还是该吃闷油瓶的醋呢?算了不想了,这说明婆媳关系十分融洽啊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不知道自己把内心话都顺口说了出来,还一个劲的傻笑。
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的手环上吴邪的腰,在他耳边轻轻呵气说:“明明我是夫君。”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