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云载光

瓶邪一生推
啃食各种脆皮鸭
沉迷阴阳师

“酒到一半是喝酒最痛快的时候,要醉还没醉,兴致在酒也在,这一杯完了还有许多杯备着。要说故事也该断在一个恰到好处的地方。”

该断在

“我的符卿书在北疆,几时能回来?”

罢。


(盔甲背景参考)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