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云载光

瓶邪一生推
啃食各种脆皮鸭
沉迷阴阳师

最近在喜马拉雅重温盗笔,小哥从玉陨里出来后失忆了,吴邪对胖子说:“难道让他去街边当 牛郎 流浪汉?”

听到“流”字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牛郎hhhhh

就摸了个小哥的牛郎装,眼镜来自大邪的友情赞助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