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云载光

瓶邪一生推
啃食各种脆皮鸭
沉迷阴阳师

瓶邪恩爱日常(二十九)

       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,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    天微亮,因着生物钟两人差不多同时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雨啊。”吴邪揉揉惺忪睡眼,“早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春雨贵如油。早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吴邪惊叹于小哥居然能说出如此接地气的话,“要不要我出去接一点回来留着给你炒菜?”
 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笑了笑:“刮风下雨院里的花草怕是又遭殃了 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吴邪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“得勒,去收拾院子拾掇拾掇花草咯。要是真有一群小姑娘来看我俩,还能顺手掐支花送给姑娘。”

评论

热度(14)